读者文摘 精美文章 >读者文摘 > 正文

去摘荔枝哇

2020-11-13 13:23:56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0)

 去摘荔枝哇

 
作者|李琳
 
 
“喂,去摘荔枝哇。”通常,进入五月,这样的邀约就会多起来。
 
荔枝花期3~4月,果5~8月。成熟时,远看,山山岭岭,披红带绿;近看,枝枝杈杈,挂满果子,像小灯笼,鲜艳、耀眼,压垮枝头。五月妃子笑,较早熟,皮淡红,甜中带酸。六月七月,黑叶淮枝桂味白蜡蜜糖罂玉荷包糯米糍~~,口感各异,当中以桂味、糯米糍为上佳品种,剥一个放进口,蜜甜醇香软滑,吞进肚子,浑身舒服、通透。相传当年唐明皇为搏杨贵妃一笑,“一骑红尘妃子笑”,千里送的是妃子笑。看来唐明皇火候还是欠缺了点,杨贵妃心还是急了点,才吃了个妃子笑。
 
走进果园,堆山积海的人潮果海中被裹挟着,自已吃,看人家吃,一路的吃过去,吃的就是那份高兴,那份热闹。
 
塞个桂味糯米糍嘴里嚼着,感觉比杨贵妃还贵妃。
 
 
组团结队摘荔枝,一般是多少钱包一棵树,人多就多包几棵,不能棵棵都去摘,试试可以。
 
这个夏至,我们去了。本来是上周日去的,但天气预报大风大雨,改期。谁知到时风不打,雨也没怎么下,阴凉阴凉,很适合游玩。可惜了。而今夏至大太阳,热得很,是星期天,却又刚好遇上父亲节,就有别的人有任务——不是中国的传统节日我是不过的——以致人员锐减,只得我们五人,一台车装了去了。人是少了,但兴致却是高的。夏至嘛,气温都老高了,人还能不高?
 
农场在古井文楼霞路村,场主陈老板,老公同学的朋友——老公回家后才告诉我的——人大方着呢,不收我们钱,任摘任吃。后来,他还过来说他最甜的几棵早来的人摘光了,现在的都不算甜。他特意跑去人家园子问人家要了棵甜的:“摘这棵吧,这棵甜。”这样,我们五个人,摘了人家两棵树。
 
老公同学朋友的农场,养了很多鸡,三黄鸡清远鸡~~,还有山鸡。一排排鸡别墅,乍一看,还以为,哗,这么多帐蓬,他还搞了露营呀。原来是鸡的。
 
看到山鸡,有同学即刻说,这就是普通话说的雉鸡,小时候看打仗戏,看到在鸡屁股下一点炮,那个鸡它能飞上屋顶,小时候觉得好神奇,能飞的鸡,一定好好吃,现在你想想,鸡能飞,可能吗?我们大笑,说,这个简单,待会儿回家,你在它屁股下点上三大串爆仗,看它能不能飞上你的22楼就知了。
 
他印象那么深,如果试过原来是不好吃,那就太叫人失望了。
 
 
 
老板没叫他失望,也没叫我们失望。嗯,这次摘荔枝,最后最让人惊喜的其实还就是陈老板的山鸡,准确点,是陈老板的山鸡煲成的汤。捉两个到餐厅,厨师北芪当参红枣煲,汤面连一丁点的油花都看不到,那个鲜,在这里就不作汇报了,没法形容——一汤匙送入口,个个都叹息一声,哗,太好喝啦,没喝过这么好喝的汤!——记住打仗戏的同学赢了。我们把一大锅汤喝了个底朝天,每人至少五六碗,还大呼小叫:“啊?没啦?未够瘾!”原本打算每人都带几只回家,但荔枝把尾箱塞得满满当当,已容不下一只鸡啦。前年去阳江——也是这帮人,连同请假没来的——回头走时,一路的买过去,果农还以为来了大客户,结果回来人人都做了荔枝酒。今次比那次的还多。
 
然而,个个还是在叫嚷嚷,本星期一定还要再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