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 精美文章 >读者文摘 > 正文

妈,我们食了饭,就回家去。

2020-11-09 11:14:05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0)

 小说看台//苏英强: 孝子

 
文|苏英强(湛江)
孝子
                 
        这天,是他母亲的忌日。
      秋高气爽。他到市场香宝竹店铺买祭品,买下压有古代铜钱印的纸钱重重一大扎,他认为烧的纸钱越多,母亲在那边收到了,过的日子就会越好越抒服。店铺里的祭品五花八门__金银珠宝、鞋帽衣服、小车飞机……算起来有好几十个品种,他样样都要了,塞满了奔驰小尾后箱。
 
      开小从省城出发接近三小时的车程回到了大山区老家。乡村里有公路直通上到那高高的大山上,他的母亲就安放长眠在那接近山顶的位置。是他叫风水先生睇下的风水宝地,叫做金水落金窝。他和妻子在墓前的拜堂上烧祭品鞭炮的就花了二个多小时,下得山来回程路经过县城,已是中午的食饭时间。
 
       他停车在路边一间农家乐x馆,准备进去随便食个午x好继续s路。x馆是民楼底层百平米,客厅装修挺明亮整齐干净。他拣个靠窗边的位置刚坐下,一位年轻女服务员微笑着手里拿着菜单过来问候。他接过菜单随便看了眼,就交给身边的妻子,说,你点菜吧。妻子接过菜单看了,点了丈夫平时喜欢食的油锅爆炒青菜仔,要了份农家走地白切鸡,一份油煎盐水豆腐,一盅天然水~清蒸汤。
 
       过了会儿,服务员陆续将饭菜送上台来。他拿起汤匙正要饮水~汤,门口进来一位老婆婆,左手拿条擢地棍,右手拿着个碗,头发凌乱,站着有些腿抖动,艰难地说:“老板娘,我饿得慌,给口饭我吃吧。”说着,就伸出了手中的碗。
 
       他猛一看那老婆婆面相,顿时呆住了,碰了下身边正专注往碗里盛汤的妻子惊讶地悄声说,看,那不正是咱娘吧?妻子猛一正头望去,瞪着眼不眨地望着,浑然不觉勺里的汤倒在了台上,脱口而出小声说,这相貌似极咱妈了。说完,快步行出门去,到小里拿出了在墓前拜祭母亲的画像来。
 
       他想着母亲,眼眶发热,泪水模糊了双眼。他父亲未满40岁那年夜晚入深山守猎不小心跌落山崖过了身。他母亲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依靠田地赚钱供着他念完大学。就在他努力工作开了公司,有条件接母亲到身边享福的时候,他母亲却病倒了,得了不治之症……
 
       老扳娘穿套浅蓝底黄格超短裙,面容装扮得水嫩从收银台里行出来,对着那老婆婆说,你先出去吧,不要影响我客人进攴,等下我拿出去给你。
 
       老婆婆正要转身离去,他急切地开口说,哎,妈,你别走,到我台来坐下食饭,他要站起来去扶老婆婆过来。
 
       老板娘一听,神情被眼前突然的奇事惊呆了,其他的食客也惊奇地望过头来。好快老板娘就定下神来喃喃地同情地快语说着,老婆婆怪可惜的,跟着儿子从外省到城里打工过日子,儿子在建筑工地身亡,儿媳妇带着几岁的儿子,带着几十万的赔偿款跑了,乘下老婆婆无依无靠的怪可惜。边说着边阻止他的举动。当老板娘看到那幅画像时,就紧紧地盯着画像看,又细心看着老婆婆,脱口而出说,这面容这身形也太象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一个人。
 
       他念想母亲的内心情感决堤了,眼泪滑落下来,快步行过去,他妻子手拿画像紧随后。他在右边扶着老婆婆,他妻子在左边一手拿画像一手扶着老婆婆,他声音硬咽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