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 精美文章 >读者文摘 > 正文

那一瓶没有浇下去的开水

2020-11-08 23:16:45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0)

  我平素都很回避医患纠纷的话题,不是没有遭遇过,而是不愿让这种不和谐的阴影笼罩我的行医生涯,让我每天提防患者,以免被打被杀,甚至最不坏的结局也是成为被告。
  
  我想相信世界是美好的,人心是向善的,我想相信大部分患者是能感受到医生的真诚帮助的,这种信仰支撑着我一直没有离开临床工作岗位。
  
  我有不少同事是子承父母业,出身医生世家,刚开始医患矛盾加重那几年,偶然回家聊起医患矛盾,老辈们都说,你好好对病人,病人不会对你们不好。
  
  有同事想离开临床,老辈不理解,以为是怕吃苦,说“我宁愿你被砍死都不愿意你不当医生”。
  
  事实哪里是这样呢?随着矛盾愈演愈烈,老辈们都沉默了,只说世道坏了,多加小心。
  
  现实是残酷的。
  
  我带的组曾遇到过一次严重的医患纠纷:对方雇了大批的医闹到医院,斥骂医生,封锁医院大门。
  
  虽然没有大打出手,但推推搡搡还是有的。
  
  大家都人心惶惶。
  
  医院明知医疗没有问题,可是对内,还是要求我组各级医生写经过说明,请专家委员会鉴定医疗有无不当之处。
  
  压力是巨大的,质疑是尖锐的。
  
  我作为一组之长,确信我们的诊疗没有过失,所以态度坚决,摆事实讲道理,内心倒没什么负担,坚信邪不胜正。
  
  值夜班时,与小医生随意聊几句天。
  
  没想到她哭出一脸泪花,跟我说:“我每天上班都很害怕,门诊叫号的时候手都抖,我害怕面对病人,病人一从包里怀里掏东西我就害怕,觉得会是刀……”
  
  我听得好难过,都不知道怎么安慰。
  
  我跟她说:“你要不要去精神科开点儿抗抑郁的药,或者……”
  
  又顿住,现在医院里医护人员不够,根本开不出病假来。
  
  她继续边流泪边说:“剛刚洗脚的时候,水冷了,我想掺点儿热水。把开水瓶一提起来,就想干脆一瓶浇下去,把脚烫伤了就不用上班了。”我吓了一大跳,特别心疼她。这个小医生是个很温和善良的女子。
  
  人长得很秀气,说话轻言细语,业务能力强,对患者细心,态度又好,谁知道会遇到这种事,把她打垮了。
  
  我摆出长辈的架子,严肃地说:“你千万不要有任何这种想法。这只是工作,你认真做了,对得起天地良心,就行了。你不能为了这种无耻之人做的坏事,自己也做坏事。你伤害自己,只是亲者痛仇者快,一定要坚持,要坚强。”最后我也发了一句狠话:“最不济我不干了,不当医生也能活。”
  
  她听了我的话,现在还是名好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