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 精美文章 >读者文摘 > 正文

那个女孩不太美

2020-11-08 23:16:40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0)

  我见过最丑的女孩,叫胜男,是我同桌,初三转来的。这个所谓的丑,真的是很客观的评价。胜男不仅矮,而且胖,浑身黑乎乎的,一口大龅牙,每隔十秒,就要吸一下鼻子,否则就会有黄色液体缓慢滑出。
  
  她爹是我爹的高中同学,我被特意叮嘱,要好生照顾她。但日子并没有想象那么不堪,因为她坐下的第一个瞬间,便偷偷递来一个小礼物,是一张三十块钱的充值点卡。在那个时代,犹如一道圣光,闪到了我的眼。
  
  随后的考试,她拿了全班第一。班主任问她,要不要换个位置,坐前排。她想了想,微微一笑:“不用了老师,后面挺好。”
  
  全班一阵起哄,强行给我俩配对。只有我知道,她为什么坚持跟我坐同桌。因为在我这儿,她纳了投名状。
  
  起因是一本日记。我年少不学好,总爱搞点歪门邪道,写诗填词,是一大块。为显才华,还专门搞了一个密码本,上面题字:“狂风不催我心,若屈岂是龙头。”密码就在诗中,本子从来不藏。谁若破得,且看且翻。不承想,第一个破我功的,就是她,只用了三秒。
  
  “若屈岂是龙头,龙头不屈,意为龙抬头,二月二龙抬头,那就是0202喽。”
  
  我目瞪口呆,心有不甘,想扳回一局。她倒也大方,拿着自己的日记本,甩给我,上面也有密码,也有题字:“灯火阑珊,百转千还。”小姑娘终归是小姑娘,不懂人心险恶。我从课桌里取出一枚曲别针,三下五除二,本子就打开了。
  
  日记里面,写的是她的情愫。一个学长,她暗恋了三年。后来那个学长转学,来到我们这里。她便在家里软磨硬泡,也跟了过来。这日记里的东西,要让同学知道了,会把她笑死,要让她爸知道了,能把她打死。就在我还没缓过劲来的时候,一张五十块钱的点卡递了过来。我瞬间脑子不清醒了,一句“我帮你追”脱口而出。从那之后,我俩的人生被捆绑在一起。我成了恋爱军师,外加大将,不仅出谋划策,还身体力行。
  
  为了她,我扎过学长的车胎,跟踪过学长回家,甚至记录过学长所有的行踪。收获就是,学长知道了胜男这个名字,而胜男知道了学长已经在谈恋爱的事实。
  
  那个女生,是学长隔壁班的班长。长相没的说,性格还好,胜男不可能赢的,这点我俩都心知肚明。但,要不说胜男这个名字取得好呢,胜男胜男,我是男的,她胜我一筹。
  
  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跟学长以及他女朋友都混熟了,平日里,还充当起了两人的信使。于是三个人形成了奇怪的组合。她在学长那里,充当起了我在她这里的角色。她不仅帮学长出谋划策,还身体力行。
  
  我曾经趴在课本下面,偷偷问过她图什么。她想了想说,觉得他俩很般配,他们开心,她就开心。我估计,这就是所谓的CP粉雏形。然而这场三个人的电影,展开的情节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这个学姐还有一个弟弟,是个无赖混混,总是闯祸。一天,学姐撞见了弟弟参与的一起恶性斗殴事件,被牵连其中意外身亡。这在当地是很大的新闻。学长一下崩溃,彻底消失了。后来胜男喜欢学长的事情被人爆出来。因为这个新闻的加持,她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校园暴力。他们认为,胜男丑人多作怪,甚至,他们造谣,是胜男设计害死了学姐,好自己上位。
  
  她退学了。临走前,她塞给我一个空白信封,里面是厚厚一沓点卡,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后来,我侥幸上了本地最好的高中,站在校园里,看着来来往往的女生出神。直到一个人的出现,几乎点燃了所有男生的视线。一袭长裙,近一米七的身高,比例近乎完美,耳旁的一缕发丝随风飘动。通过旁人的议论才知道,这是我们这一届的新生代表,在最厉害的尖子班当班长。这姐们径直朝我走来,拍了一下我的脑袋。“怎么也不打个招呼?”
  
  “啊?”我满脑子问号。掰断了手指头,也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一号人物。她说自己是胜男。但现在改名了,单字一个笙。都说女大十八变,但胜男这一手,是孙悟空八十一变。
  
  后来才知道,从学校退学之后,她休养了一段时间,去北京做了颌面手术,解决了龅牙问题,顺带治好了自己的鼻炎。她不仅变白了,个子也一下长起来。
  
  但还有一个疑惑笼在心头,之前都传言她家搬去了外地,为什么又会回来上本地的高中?答案并不意外,因为那个学长在这所高中,于是她也跟了过来。不过学长的脑回路不这样,他又谈了个女朋友,这回是日系甜美型。
  
  平日里,胜男动不动就从班里面把我揪出来,给她出谋划策。一开始我还鞍前马后,毕竟她来找我,是给我长脸。但突然有一天,胜男开了窍,下定决心好好学习。后来才知道,學长告诉她,有些事,等你考上北大再说。从那之后,我就再没怎么见过她。
  
  再听到胜男的消息,是高考出成绩之后。她说她发挥失常,但还是上了北大。就在她风光而去的时候,我又折腾起了艺考。去北京参加考试的时候,她全程接待,带我参观了校园。
  
  我问她生活如何。她说学长又恋爱了,然而,依旧不是她。我拍拍她的肩膀,笑笑说:“等哥考上电影学院,给你介绍帅哥。”她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再后来,她毕业回了家乡。我用脚后跟想也知道,学长肯定回家乡发展了。但我千算万算,也算不到胜男会那么绝,直接找了一份上下班路线和学长重叠的工作,只为能守着时间,跟学长偶遇。
  
  我有时候会怀疑,这么恋爱脑的女生是怎么考上北大的。她花了七个月的时间,偶遇了学长九次。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是她亲口告诉我的。
  
  不知什么原因,学长终于妥协了。他第一次向胜男抛出了橄榄枝,邀请她去自己家坐坐。
  
  “那你怎么说?”
  
  对面的胜男穿着职业装,不带情绪地说:“我拒绝了,然后告诉他,以后都不用联系了。”
  
  我听罢,没说话,点了点头。我知道,胜男终于想明白了。一直以来,她追的,其实不是那个人,而是一场镜花水月,是她的青春。当美梦成真的那一刻,梦就不再是梦了。
  
  “那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其实这次是来跟你告别的,准备留学,这个月就走。”
  
  我有些失落,但也没说什么。
  
  “哦,对了,临走前送你个小礼物。”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一本上了锁的日记,和小时候的一样,上面题字“灯火阑珊,百转千还”。
  
  “这回可别耍无赖,打不开,你就憋着吧。”
  
  我哈哈大笑,看来,到底,我也是没逃过这一劫。整个饭局,气氛欢快,根本不像离别的局,马上分别,我陪她等车。
  
  “胜男啊,哦,不,笙。这回,就不去机场送你了。你这名字改得真麻烦,我还是喜欢叫你胜男。”
  
  她半晌没说话。临上车了,才回头来一句:“嗯,我也是。”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琢磨过味儿来。一串密码,像闪电一样,出现在我脑海——0000。
  
  一试,果然开了。里面是大片空白,只有一句话:“兜兜转转,回到起点,谢谢你,陪我折腾过。”然后一张卡片从里面滑落。我弯腰捡起来,是一张五百元的点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