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 精美文章 >读者文摘 > 正文

梦里的小村庄,梦里快乐的地方。\

2020-11-07 15:07:31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0)

  梦里的小村庄

 文/艾英琳
 
    我的梦里有一个小村庄,那是妈妈出生的地方……
 
       村子里不到二百户的人家,四面青山环绕,绿树成荫,溪水潺潺,叫做洋湖沟村。村民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凡生活,家家户户都靠分到的土地春耕秋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辛勤劳作,以此来养家糊口。
 
      小时候,每到年节妈妈都会用她那辆半旧不新的飞鸽自行车载满鸡鸭肉蛋,归心似箭地奔向通往姥姥家的路。坐在横梁上的我,尽管被颠得屁股生疼,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能和久违的表兄弟姐妹们一起开心玩耍,便觉得这条崎岖的路可以忍耐。
 
      未到村口,我远远地就看见一位戴着老式瓜皮帽的老人,翘着脚在不停的张望,那是姥爷。每次知道孩子们要回来,他都要去村口,有时一站就是一天,迎来他一个个归家的儿女。
 
 
 
       每次的亲人团聚也必定要坐上三桌,屋里坐不下,还要在外面放杂物农具的屋子再摆上一桌,一大家子有说有笑热气腾腾地吃着温馨的饭菜,聊着家长里短,谈着各自平凡的日子……姥姥、姥爷看着满屋子的儿女孙辈笑容满面,开心无比。 
 
       吃完了饭,大人们忙着收拾,我们这一大群好不容易凑到一起的孩子就忙着商量去哪疯,最后一致决定去姥姥家后院的山上玩上一玩。姥姥家后院有座山,山顶上有块巨石,样子很奇特,甚至可以躺在上面。我们几个孩子呼哧带喘地爬上去,一定要在那个大石头上躺上半天,有时还会睡上一觉。乡下的风,没有汽车尾气的味道,没有裹着沙尘的颗粒,柔柔的吹在脸上,就像姥爷那双布满老茧的大手,尽管有些粗糙,但是却慈爱无比。
 
       姥姥家的后院是满院子的樱桃树,每到季节红彤彤的樱桃让人垂涎欲滴。二姨家的二表哥是最会摘樱桃的,他长得高壮,每次都能摘到又大又圆的大樱桃。长得又矮又小的我看着眼馋还眼气,就总是趁他不备偷偷把大樱桃拿走。结果为了点儿樱桃,每次都打得鸡飞狗跳、呜哇乱叫……
 
       妈妈的兄弟姊妹里,只有舅舅留在了乡下,伴着父母。每次回去,我们都去田里帮舅舅干农活。曾有过自己牵着小毛驴趟地的记忆,一边喊着“驾”一边喊着“吁”,旁边的大人哈哈大笑,汗水和笑容交织在一起,在田间地头构成了一幅动人的图画!
 
 
       在姥姥家欢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又到了回家的时间。然后,姥爷依然像等待着我们来时一样,又把我们一家家送到村口,直到他的身影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我们视线的尽头……
 
       我一天天长大,村庄也在岁月流逝的梦里悄然地发生改变,姥姥姥爷也步入风烛残年。由于矿山建设的不断扩大,回村的路已被封死,每次回去不再是骑自行车,而是需要打摩托绕很远的路才能到姥姥家。但是回家的脚步从未因道路的阻碍而改变,妈妈和她的兄弟姐妹们依然乐此不疲往返其中。
 
       终于,年迈的姥姥姥爷终究还是抵抗不过岁月的侵袭,相继离世。葬礼上妈妈和她的兄弟姐妹们哭得肝肠寸断、痛不欲生,也许她们在告别养育自己的双亲的那一刻,也深深知道他们随之一起告别的还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