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 精美文章 >读者文摘 > 正文

背回的太行山

2020-11-07 15:07:26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0)

  背回的太行山

  
□铁岭/白依
 
我的案头上,摆放着一块吸水石。这些日子,常常的我都会用一把精致的小喷壶,坐在它的对面,细细地端详它每一条石纹,每一根小草的变化:时常的它就会幻化成我心目中蜿蜒的太行山,那一条条石纹,仿佛是大山的沟壑。我甚至可以嗅到大山泥土和草香的味道。我依偎在太行山的小花小草上,仰望蓝蓝的天空,老家山西、老家的旧屋、少年时光的玩伴、浓浓的乡音、一声声呼唤我的乳名。这些,像画一样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经常有消息说,在哪里发现一块什么样的美石,专家判断有亿万年的历史。我就总在私下里嘀咕,世界上哪块石头都会有不知多少亿年的历史呢,只不过它的存在形式有所变化。我对石头有一种情结的喜欢。我知道,只要是一块石头,都会经过漫长岁月的磨砺,不管它是英俊还是丑陋,我都有一种无名的喜欢。
我的这块石头,是与我有缘的。今年春节回山西老家,在老爸的房间里,我发现了这块石头,一下就喜欢上了它。我问老爸石头的来历,老爸说是多年前去临汾市洪洞县赵城镇侯村看望一个老朋友淘回来的,一直存放着无人问津。他说赵城镇侯村是女娲陵所在地,现在还有女娲墓,还有补天石……他给我讲关于女娲的故事和传说。听了老爸的故事,我就更增一份对这块石头的喜爱,我说我要背回东北。老爸当然欣然应允,只是说这石头沉重了些,上千里的路程,太费劲了,会很辛苦的。我对老爸说:喜欢的,就会有无限的力量去为它做什么呀,不辛苦的。
那天在太原,女友殊送我到车站的时候,她掂量着我的行李说,在娘家折腾什么了,这样沉啊!我说,我皮箱里放着一块大石头。当时她笑着说:这么远,背一块石头,是块美玉吧!我说,也不是什么美玉,就是块太行山下的吸水石,带回去,想家的时候看看。当时夜色已浓,殊定是没有看到我含泪的眼睛。
人与石有的时候是一样的,都无法抵挡命运的驱使。当年女娲炼五彩石补天的时候,用了很多的石头。我猜想,这块石头也是补天石之一,而它却留了下来。以后它就静静地在女娲陵前守候。本来它可能再守护女娲亿万年的,偏偏我的老爸就看中了这块石头,并把它带回家。也许在老爸的内心里,感觉到石头与他的女儿有什么渊源,就悄然地为女儿留下了。然而他不去主动给自己的女儿,而是等待我自己索求。也许他用心良苦,想等他的女儿懂得这块石头的时候,自己央求他吧。我自己其实也是一块生长在太行山下的石头,命运辗转从山西走到东北,一个弱弱的小女子,在东北的风霜雪雨中,一呆就是20几年。对故乡的思念,像天空的流云,没有固定的形状,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去哪里、普普通通的人和普普通通的石头一样,依心而行的时候,其实也是命运悄然的安排。时间的风雨一点点地侵蚀着,但是内心总是坚持自己的本性:善良、真实、坚守。我自己也是,这好多年,酸甜苦辣咸的经历,只有自己最知道个中滋味。但是我始终守候着,坚持着,太行山赋予我的生命和秉性,从来没有离开过我,我常在私下里对自己说:亲爱的太行,我的心没有变。坚守是我的使命,游历也是我的使命。我对家乡的思念,就像太行山一种沉重,也许有一天,我回到家乡,对东北的思念也像太行山一样沉重。
 
 
我相信这块石头也会像陪伴女娲那样陪伴我,静静地陪伴,也静静地等待。有一天我可能还会回到太行山下,那时候,我还会带着这块石头,使它和我一起回到故乡。那时候,我的太行山,我的亲友,会知道我这个在外几十年的小丫头,虽然老了,但是依然有一颗像这块太行山石一样顽强的心,依然那样依赖它。也许,那时候我会再背一块东北的家南山下的一块石头,叫它看着我,陪伴着我,我依然这样凝望它,面对着它去幻化我在东北的这许多年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