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 精美文章 >读者文摘 > 正文

父亲的羊

2020-11-07 15:07:19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0)

 杨亚群:父亲的羊

 
每次回娘家,没进家门口,便看到家旁边的空院子里父亲养的那只羊,还没到它跟前,卧着的它就“咩咩”地叫着朝我看看,有时候门口有草,就顺手给它扔一把,想着它肯定是饿了。有时候就不看它,一只羊么,又不是狗通人性……我常常这样想着。
 
这不,嫂子给我讲了她和羊的恩怨情仇,我就来写写父亲的这只羊了。
 
哥哥多次强烈要求父母把羊卖了去,一是父母年纪大了,每天出入拉它怕羊用它那角顶一下,也嫌母亲每天早上四五点钟起床挤奶劳累。当哥哥把收羊的人叫到门口,议论着价格卖它的时候,它耷拉着头,安静的卧在那里反刍嚼食,眼睛流出长长的泪水……看到羊这样子,哥哥心软了,还是让它继续待我们家吧。父亲也再三不让卖,一来自己每天去村口地里割草打发无聊的老年生活也可以锻炼身体,二来自己每天可以喝鲜奶。母亲说家里剩饭剩菜倒了怪可惜的,再说每天还可以卖20多块钱,也能给家里收入点买菜的零花钱呀。
 
 
 
嫂子说,有一次,不知道自己给羊和的食是粗粮多了,还是精料少了,还是不合羊的胃口,在她把食给羊端到跟前喂它时,吃了几口的羊趁嫂子不注意,一下子把一盆食用头上的硬角翻了个过,嫂子气的骂它几句:“你是快出槽了,把你卖了去,人辛辛苦苦给你弄得食一下子倒了……”。从此以后,嫂子给它端食扔草的时候,它就远远的躲开,看都不看一眼,然后等嫂子远离它的视线,它才吃呢。更可笑的是,嫂子每天打扫家里的垃圾,连同巷子落的树叶,用扫帚扫到它圈旁边时,羊就用它头上的尖角,狠劲的抵旁边的石碌辘,抵地上的土,仿佛有一肚子的火,还故意扑向嫂子抵呢。它那可怕样子,令嫂子不敢接近它。嫂子给我说:“哎呀,你不知道它那恶的样子,把我都逗笑了,它还真的成神了……。我也不敢靠近它,更不敢拉它出入,只有父亲早晚拉它出入了”。不管它多么调皮,爱干净的嫂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打扫它圈的周围,给羊一个干净的环境。 
 
挤奶的事父亲怎么也不会,这重担就落到80岁的母亲身上,必须每天4点多起来挤奶。有趣的是母亲挤奶的时候,羊也是在睡梦中被母亲叫醒的。它像人每早去上厕所一样,母亲急着挤奶,它就又是拉又是尿的,有时不小心就弄脏了正在挤奶的母亲衣衫,这时候,母亲可不敢骂它,因为几次骂过后,它就转来转去,像淘气的孩子,任凭母亲怎样说,硬是不让母亲再动一下它的乳头,几次这样下来,母亲不得不叫醒正在熟睡的父亲,按着它的腿挤完奶。
 
我也观察过几次,我要是回家到了巷子口,遇见邻居嫂子、姨们打招呼说话,羊听见我说话声音,就会起来伸出头来咩咩的朝我叫着,好像在给我打招呼又像是叫父母:“你女来啦……”。
 
这只羊即温顺善良,又倔强调皮,像一个可爱的孩子,它没有牛那么让人们赞赏,也没有像狗那样摇尾乞怜。它吃的是草,挤的是奶。它是富平千万只奶山羊中的一只,过去,多少个家庭收入的来源都靠羊奶。
 
小时候,羊奶钱不仅足够家里油盐酱醋,每天早上还能在卖奶的地方换到新鲜蔬菜。有多余的,母亲攒起来也是我们姐妹五个上学学费的一部分。
 
愿岁月静好,87岁的父亲能每天早晚拉它出入,为它割草,母亲能一天三次喂它,这是简单的快乐,也是安康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