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 精美文章 >读者文摘 > 正文

做人要坦诚

2020-10-24 00:43:57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0)

  罗唱是一名婚礼主持人,最近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名叫李玫。这天,他们相约在一家餐馆见面。
  
  快到餐馆时,罗唱突然觉得内急,可周围没有公厕,于是赶紧停下车,去了路边的一个小公园。公园里有很多铁树,这个点儿也没人,罗唱就这么在树底下解决了。哪知正要走,公园的自动喷水设备开始给草坪喷水,刺啦一声把罗唱的裤子裆部喷湿了一片。
  
  罗唱懊恼地坐进车里,回去换裤子已经来不及了,这可怎么办呢?罗唱一眼看到车里有一本杂志,顿时有了主意。
  
  到了餐馆门口,罗唱拿着杂志很自然地挡在了前面,然后给李玫发微信,说自己到了,手里拿着一本杂志。很快,旁边靠窗位置的一个漂亮姑娘站了起来,看到罗唱手里的杂志,主动招呼说:“你是罗唱吧?我是李玫。”罗唱点点头问了好,赶紧坐到了李玫对面,顺势将杂志放到桌上。
  
  两人随即聊了起来。可还没聊上几句,服务员突然过来说:“不好意思,打扰二位了,麻煩二位能不能换到旁边的两人桌?刚好新来了四位客人,没有位置了。”
  
  李玫忙站起身来说了句“当然可以”,就径直往两人桌走去。罗唱显然不方便也不愿意换桌,但见李玫这样,也只能起身跟过去。他刚站起来,准备拿杂志再挡一下,不料,新来的一家四口中,有个小孩眼尖,一下子看到了罗唱的裆部“情况”,竟脱口而出:“妈妈,这个叔叔尿裤子了!”
  
  罗唱顿时尴尬极了,恨不得钻到地底下,他红着脸坐到了李玫对面,支支吾吾着说:“这、这不是我自己尿的!”一听这话,李玫愣住了,罗唱忽然意识到自己措辞有问题,再次手忙脚乱地解释:“不不,你不要误会,也不是别人尿的……”
  
  “扑哧——”李玫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下,罗唱心里更紧张了,他本想告诉李玫实情,可毕竟在公园小解是不文明的。突然,他想起刚才路上遇到了洒水车,于是灵机一动说:“都怪那个洒水车司机,我当时下车买了一盒烟,洒水车从身边经过时,也不看着点人,瞧给我弄的。”
  
  “这样啊?”李玫止住笑,若有所思道,“那确实是不应该。”
  
  这时,服务员过来让他们点餐,李玫站起来说:“我也不挑食,你随便点吧。我去一下洗手间。”说完她就走了。
  
  等李玫从洗手间回来,罗唱为了尽快缓和气氛,选择了女人都喜欢的婚礼作为话题,很快就把李玫逗得开开心心。
  
  说实话,罗唱对李玫的各方面都很满意,他也想知道李玫对他感觉怎样,正想旁敲侧击,李玫却看看时间说:“我等会儿有事,不能再聊了。”说完她招呼服务员买单。
  
  罗唱说不能让女孩子买单的,可李玫却说:“谁规定的?”说完她就扫码付了款。
  
  罗唱知道,有些女孩子一旦觉得对方不是自己的菜,就会主动买单,不落人情给对方。这样一分析,罗唱心情失落地离开了餐馆。
  
  哪知第二天,李玫却主动联系了罗唱,问他当晚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饭,罗唱开心极了,立马答应了。
  
  到了晚上,罗唱按约定时间来到了约好的饭店,给李玫打电话,李玫说她已经到了,并说出了包间名称。进了包间,罗唱却发现李玫旁边还坐着一个男人,李玫笑着站起来介绍道:“罗唱,这是我爸爸。今天就是我爸爸要请你吃饭。”
  
  顿时,罗唱的脑子一片空白。李玫解释说:“真不好意思,昨天你说裤子是被洒水车弄湿的,我就去洗手间给我爸打电话确认,因为我爸就是开洒水车的,昨天刚好从那条路经过,看来就是我爸不小心把水喷到你身上了。我爸感觉很愧疚,说一定要当面道个歉。”
  
  这时,李玫爸爸也站了起来,笑容可掬地接过话头说:“小罗,对不起啊,我平时很注意的,路边有人我都会控制一下喷嘴,可还是有大意的时候,所以真心向你道个歉。”
  
  这下,罗唱彻底傻眼了,此时他脑子里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该不该说出真相,但又觉得实在张不开这口,于是决定暂时先瞒着。他稳了稳心神,说:“叔,这件事你们不说,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您开的洒水车,您还主动请我吃饭,我受宠若惊啊。”
  
  “不能这么说。”李玫爸爸说,“做人一定要坦诚,是自己的失误就要道歉,不管对方知不知道!”说完,李玫爸爸示意大家都坐下吃饭。
  
  接下来的时间,三个人聊得很开心,罗唱凭借自己的好口才,惹得对方父女喜笑颜开。眼看饭快吃完了,罗唱说:“叔,你们先坐会儿,我去把账结了。”
  
  李玫爸爸嗔怪地说:“怎么能让你结账?别忘了我是来道歉的哟!”
  
  罗唱笑了笑说:“不就是喷了点水吗?不用。”可李玫却说:“就让我爸买单吧。再说昨天那水喷的位置确实让你尴尬了,那小朋友还以为你尿裤子了呢!”
  
  说到这儿,三个人都笑了。罗唱心想这样也好,给了自己下次请客的理由,也就没再坚持。
  
  谁知,现实总和想象的不一样,上一次本来以为没戏了,李玫却主动约他,这一次感觉很好,李玫却对他冷淡起来。这不,最近罗唱打过几个电话,李玫总是不冷不热,罗唱提出要请她和她爸吃饭,李玫更是直接回绝了:“谢谢你,不用了。”
  
  罗唱觉得,如果就这么跟李玫断了,有点良心难安,毕竟那事一直没说清楚,让李玫爸爸“背锅”呢。于是,罗唱在微信上编辑了一条很长的信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得清清楚楚,然后发给了李玫。他觉得,李玫知道事情的真相后肯定更没戏了,但至少无愧于心了。
  
  可事情再一次出乎了罗唱的意料,李玫很快回了一个电话,让罗唱亲自打电话跟她爸爸道歉。罗唱鼓起勇气拨通了电话,李玫爸爸一听是罗唱,冷冰冰地问:“小罗,有事?”
  
  接下来,罗唱一五一十地说出了那天的经过,并真诚地道了歉,没想到李玫爸爸的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高兴地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可真要请客了,洗清我莫须有的‘罪名’。”罗唱一听,激动得手机都快拿不住了:“没问题!”这一次的饭,吃得更高兴了,也是从那个时候起,罗唱和李玫正式开始交往了。
  
  一年后,两人结婚了。婚礼上,李玫爸爸给罗唱送上了祝福和嘱托,最后还附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孩子,记住,做人一定要坦诚,做丈夫更要坦诚!”这句话让罗唱浑身一激灵。
  
  洞房花烛夜,罗唱还在琢磨那句“做人一定要坦诚”,李玫却神秘地笑笑说:“那次爸爸请你吃饭,是真的以为自己无意中把水喷到了你身上,但他后来听我说,喷水的位置是裤子的裆部,就知道你在撒谎。因为洒水车开得很慢,喷到人的背面或侧面有可能,可你那个位置比较隐蔽,一个成年人怎么可能眼睁睁地让洒水车喷到那儿呢?”
  
  听到这儿,罗唱不禁暗暗佩服岳父,他疑惑地问:“为什么当时你爸不揭穿我呢?”
  
  李玫说:“我爸说了,不揭穿是希望我们俩还有可能。他说他是不会把我交给一个不坦诚的男人的,除非你有坦诚的那一天……”
  
  罗唱很庆幸自己当时选择了坦诚,他一把将李玫拥入怀中,说:“我会记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