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 精美文章 >读者文摘 > 正文

那些我希望女儿做到的事

2020-06-29 00:54:18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0)

  一
  
  我家得意最近开始约会了。男孩是她初中同学,读书时puppylove(意为“少男少女短暂的爱情”“早恋”)了一阵,后来高中两人上了不同学校,就没再联系。
  
  前阵子儿子洋相打机器人比赛,前期是初高中混战,洋相的队被一个高中队全方面碾压,输得很惨。小家伙回来丧气得不行,说那个队的队长可有名了,叫啥啥啥,老厉害了。
  
  得意一听,老熟人啊。于是小丫头给对方发短信:“聽说你比赛时把我弟打得够呛,谢谢哈!”
  
  男孩有些尴尬,说:“那是你弟弟啊?对不起,对不起。”
  
  就这么东一句西一句聊起来,每天聊,越聊越合拍。终于有一天,男孩问得意:“我听说新上映的《勇敢者游戏2》很好看,你看过吗?”
  
  得意:“没有啊。”
  
  男孩:“我也没有……”
  
  得意:“哦。”
  
  男孩:“我朋友都看过了,都说很不错。”
  
  得意:“嗯。”
  
  男孩:“我这个周末没什么事,而且天气好像也很好,蛮适合出去看电影的……”
  
  得意直接问:“你是想邀请我看电影吗?”
  
  男孩长舒一口气:“是的是的!”
  
  大概是怕爹妈给她丢人,约会当天男孩来接得意时,小丫头让他在车道等着,严禁我们任何人出去跟他打招呼。我和有剩贼头贼脑地躲在窗后,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的大男孩站在车道树下,大概是感觉到屋里有人看他,有些局促地双手插兜,低头看鞋。
  
  然后就看见我家小姑娘,大冷天穿着裙子,一蹦三跳地跑了过去。得意上车前仰着头不知跟男孩说了什么,男孩低头听着,下巴正好到得意额头的高度。
  
  我趴在窗边看着车子开远,有些开心又有些担心。拉着有剩让他站直,踮起脚在我额头那儿比量了一下,心满意足地叹气:“那孩子比你还高呢!”
  
  有剩:“你无聊不无聊?”
  
  当妈的哪儿有不无聊的。
  
  四点钟的电影,看完自然要一起吃饭。得意事先跟我约好,要是聊得比较尴尬,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她;如果聊得还好,就由男孩送回来。
  
  于是我手机不离身地守了一晚上,直到10点钟听见前门开门声,我和有剩才相对着松了口气,随即跟两头听到枪响的老猎犬似的齐齐跑到走廊迎接闺女,脸上挂着矜持的微笑。
  
  闺女显然心情很好,好到都忘了嫌弃我们,她笑眯眯地表示:“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之后两人又一起出去玩了几次,在我看来就是约会了。可得意说不是。“Wearejusttalking。”小丫头很严肃地纠正我。
  
  嗯,这个“talking”怎么说呢,就是“友达之上,恋人未满”的意思吧。
  
  二
  
  这么talking了一段时间,得意开始发愁了。她的生日在4月,18岁生日,她早早就跟我们说好了要在家办party。可她不想邀请男孩。
  
  得意说:“我挺喜欢他,可还没有喜欢到想把他介绍到我的朋友圈子里的地步,你懂吧?”
  
  大妈我觉得,这还不简单?完全体会不到闺女的百转千愁,说:“那就不请呗,别告诉他你要办生日party。”
  
  得意捶胸顿足:“可他知道我的生日要到了啊!他要是从别人那儿知道我办生日派对没请他,肯定会介意的。”
  
  隔天我包包子,女儿在旁边打下手。说是帮忙,其实是捣乱,她在每个面剂子上画个小脸。
  
  先是画个吐舌头的小脸,然后自言自语解释:“这是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