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 精美文章 >读者文摘 > 正文

洞房里的惊天阴谋

2020-06-24 00:34:26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0)

  1
  
  清朝雍正年间,秦岭大巴山交界处,有个秀阳村。小村不大,山清水秀,人们过着其乐融融,堪称世外桃源的田园生活。
  
  这天,一大清早,村里吴老汉家忽然传来惊天动地的哭叫声。原来,吴老汉的儿子大柱一早被发现死在炕上,昨天是他新婚大喜的日子,村里老少爷们不少还去喝过喜酒呢。没想到,好端端的一个活蹦乱跳的人居然死在新婚之夜。
  
  是暴病而亡,还是另有隐情?人们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出了人命!这还了得。很快,县衙刘知县带着当差的来了。只见死去的新郎神态安详,似睡非睡,似笑非笑,脸上显出一股莫名的诡异之气,让人心生寒意。刘知县命仵作细检尸体,谁知仵作忙活了半天,直摇头,最后一脸无奈对刘知县说:“大人,死者既无明显的外伤,又无内伤,一时实难查出死因。只是……在死者的发际脖颈处有一红点。”
  
  刘知县探身查看,似是一齿痕,若隐若现。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呢。
  
  沉吟片刻,刘知县轻拈须髯,扭脸看了看一夜之间成为寡妇的新娘。新娘子十八九岁的样子,眼睛哭得红肿,神情哀凄,模样倒也端庄清秀。她哭哭啼啼地说:“今早起来,发现丈夫一直在蒙头大睡。叫了半天不应,一推一动不动,感觉事情不妙,忙喊来公婆,这才发现丈夫已亡。”说着,泪如雨下。
  
  新娘子面色坦然,对答如流,看不出异样。刘知县只好把手一挥,吩咐衙役,带上尸体,打道回府。
  
  经查,新娘子为人正派善良,并无不安分之事。新郎一向老实厚道,更无仇人。排除了奸情仇杀,其他的查来询去,也无进展,只好把新郎定为暴病而亡。毕竟当天新婚大喜,操劳兴奋过度,突发重疾,不治而亡,也说得通,就结案了。
  
  2
  
  几天后的一早晨,刘知县刚一起床,手下人匆匆来禀告,县府所在的大河庄有人报案,说今早发现儿子暴毙,可叹这家儿子昨天刚刚完婚。
  
  噢?刘知县心一动,想起前几日也发生过新郎之死,立即心急火燎地带领衙役们前去。这家和吴家的情况一模一样,死者的脖颈处竟然也有一淡淡齿印。
  
  是巧合,还是人为的凶杀?县衙上下煞费苦心,硬是对案子理不出一丝头绪,找不出一点破绽。
  
  忽一天,又接到一村民报案,他家儿子在新婚次日发现死在床上。又是新郎之死!
  
  刘知县一听,心跳如鼓,头都大了,不敢怠慢,赶紧带人赶去。果然不出所料,和前两次案子惊人地相似。毋庸置疑,三起均为凶杀!
  
  哪知,不待案子破了,隔三岔五,又接到三起新郎暴死的报案。接二连三出现命案,且都是新郎神似暴毙。杀人动机不明,作案手法蹊跷。一时间民间谣言四起,传妖孽转世,专灭新郎,吓得再无人家敢给儿子娶亲了。
  
  案子久悬未决,百姓惶惶不可终日。上司闻讯震怒,刘知县破不了案无话可辩,眼看官帽难保前途未卜,弄得他茶饭不思焦头烂额。
  
  就在刘知县一筹莫展之际,衙役来报,牢内关押着的一个小偷要见大人。刘知县一听,不耐烦地冲衙役吼道:“老爷我被连环杀人案弄得愁肠百结,怎有闲心见一个小偷?不见,不见!”衙役不敢多言,转身离去。不一会儿,衙役又兴冲冲跑回来,趴到刘知县的耳边低语几句。刘知县脸上顿显惊喜之色,嘴里大叫:“快,快把小偷带来。”
  
  不久,衙役带来小偷,是一个精瘦的年轻人,见了刘知县,眼光躲躲闪闪,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
  
  刘知县温和地说:“不要害怕,你说知道杀人案,但说无妨。”
  
  年轻人沉默半晌,吞吞吐吐地说:“老爷……我知道我有罪。我告知真相,能否将功赎罪,请老爷饶恕小人?”
  
  刘知县马上安慰说:“如能帮老爷破了这个案子,不管你身犯何罪,老爷我一定替你担当!”
  
  年轻人这才如释重负……
  
  3
  
  数天后,县城有户王姓人家突然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吹吹打打,高朋满座。原来是娶媳妇的。百姓们赶来看热闹,却也摇头叹息:唉,现在啥时候了,这家人还敢明目张胆地娶亲,离断子绝孙不远了。
  
  王家人似乎不信邪,充耳不闻,照样热热闹闹操办喜事。
  
  当天晚上,正当贺喜之人全部走光,一对新人亦吹灭烛灯安歇,万籁俱寂之时,从东郊野外一条黑影疾走而来,如鬼似魅般翻墙落入院内。黑影摇头晃脑,“嗞嗞”一声森笑,从窗户外吹入迷魂香,确信人已昏睡不醒后,才轻松地打开房门,闪进门内,悄无声息地站在一对新人的床前,嘴角闪过一丝残酷怪异的笑。
  
  黑影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轻轻托在手掌里。那东西毛茸茸的,呈暗棕色,不大。尤其嘴部很短,形如圆锥,犬齿长而尖,锋利如刃,是一个丑陋不堪的活“怪物”。黑影环视着新娘子,眼里尽是淫荡的笑,一扬手,那怪物竟有翅膀,立马无声地飞动起来,训练有素似的直奔床上,蹑手蹑脚地落在新郎头边,伸出嘴巴试探了一下,尖长的牙齿对准了新郎的脖子,就要刺穿。猛然间,床上的新郎手腕一抖,一个丝网状物件唰地罩住了那怪物。新郎翻身坐起,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一精光灼灼的物件,啪地套在了黑影脖颈上,然后飘身下床,嘴里高喊:“大人,抓住啦!”
  
  房门大开,四周骤然火把高起,亮如白昼。从院落黑暗处呼啦啦冲出一大堆人,正是刘知县一干人。灯光下,那黑影居然是一个老头儿,见被人逮住,他面如死灰,仰天叹道:“唉,天意,天不助我啊。”垂头丧气,再不言语。
  
  原来,那个被抓的小偷,那天来到一户娶亲者家中,想趁风高月黑夜闲人静时偷些值钱物。哪料未曾动手,却见黑影一闪,一人已飘落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