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 精美文章 >读者文摘 > 正文

“关你什么事”引发的思考

2019-11-19 00:20:42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0)

  微信中疯传一个视频,有两个涂猩红嘴唇的女孩,穿渔网式丝袜,手拎名牌提包,在地铁里吃鸭脖子。有一位老师傅看不过眼,批评她俩不应该在地铁里吃东西。谁知这一批评,引起了“红嘴唇”的愤怒,她俩勇猛反击,说:“你没钱吃呀,给一点你吃。”又说:“关你屁事呀!”再提高音调:“关你个屁事呀!”整个车厢里,除了老师傅弱弱地指出这不应该之外,没有一个人吱声。显然,“红嘴唇”获胜了,“关你屁事”响彻车厢,真有一种“鸭脖子”的“精气神”。
  
  这种恶劣的反击,常常带有一种挑衅,一种指斥别人狗拿耗子,你不必管我的意味。如环卫局的洒水车冲水车,应该在什么时间上路清洁卫生呢?笔者多次看见他们在8:30至9:30在路上操作。车一开,水花四溅,污水四溅,不管你是刚洗了车的人,或是没洗车的人,一边开雨刮,一边骂:“奶奶的,这土匪,什么样的好事一到他们手里就变坏事。”有人拉下车窗,骂:“冲水洗路要早点,不要在高峰期!”
  
  开冲水车的司机和副驾驶一听,大声回骂:“关你屁事!”笔者多次在早上高峰期看见有淋花的车,慢慢在路边行驶,慢慢淋花草。闲时,倒是有一种“梧桐更兼细雨,点点滴滴在心头”的感觉。但高峰期堵一堵,大伙生气了,就骂:“哎呀,淋花找个交通空档期呀,别在高峰期堵住马路。”
  
  有的淋花工不吭声,拿着水枪转过头不看。但有些淋花工发火了,说:“关你屁事啊!我就是要这时候淋。”
  
  “关你屁事,关你什么事”,我们是听着这些话长大的,所以老师傅不必生气,你觉得车厢里吃鸭脖子有欠斯文,但“红嘴唇”觉得“老香老香”,扯不到一块。你觉得冲路工、淋花工应该另找时间冲路、淋花,他们觉得“奇了怪了”,大家都是上班一族,为什么我们要迁就你呢?
  
  其实,“关你屁事,关你什么事”这话充分反映出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人与人之间缺乏互助、互学的精神,他们无限放大自我,极力去排挤他人。怎么不关事呢?你吃鸭脖子,那个吃油墩子,有个大娘吃软柿子,有个大爷啃猪蹄子,司机没啥事,吃瓜子,乘务员在一边吃水蜜桃,都说“关你屁事”,搞得车厢像饮食一条街,到底行不行呢?请“红嘴唇”想一想。
  
  新常态的事,急需要的是新规矩、新约定,你在家吃鸭脖子,你在被窝里吃也好,在洗手间吃也罢,那不影响别人,咀嚼声不会让人反感,油污的手或鸭脖子的油渍也不会沾到公用物品上。但你一上了地铁,你的咀嚼声(有的人声音洪亮,有的很古怪难听)就会影响别人,而且手拿鸭脖子,人一挤,油渍就可能涂到别人的衣服上,那是很不礼貌的,怎么不关大伙的事呢?如果你在吃鸭脖子,有一个长相怪异的男人在你面前跳钢管舞,色迷迷地看着你,你又怎么办呢?
  
  你开洒水车冲路面搞卫生,他上班高峰期去淋花,交通受阻,污水四溅,你表面上是于正常的事,实际上是破坏一种安宁、一种和谐、一种秩序,你认为理直气壮吗?假如护士给你打针时像小李飞刀一样;过高速路口时要检查血压,检查身份证;不买学位房不准就读;小区的车位费比迪拜的房价还高;租楼面铺面合同期满续租又要新交入伙费;小孩回家要做三小时作业……你各行各业划势力范围,你各部门各搞一套,你卡我,我卡你,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以为这很好玩吗?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人人有份,心有人人,才是一种合理合规矩的认识。而那种“关你屁事,关你什么事”的论调,十分肤浅。这也在提示我们,要马上根据不同的情况、根据不同的需求,制定我们的新规矩、新约定,这才像水平高的交响乐,演奏起来动人、感人,彼此都感到离不开谁,彼此都珍惜敬重对方,这才叫合拍、和谐。
  
  回想往事,喜欢说“关你屁事”的人,没有一个是成功的人、受人尊敬的人。原因很简单,你说关人屁事,你以为你真的很吸引人么,谁想管你那些丑事呢。这些人大多像一块鸭脖子,没心没肺,没头没脑,傻梗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