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 精美文章 >读者文摘 > 正文

死活认个爹

2019-10-17 23:45:29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0)

  认爹这个事,没想到竟是预先挖好的坑……
  
  胡新生是家超市的老板,在东海市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近来因为资金短缺,三家供货商追着逼着要货款,年底工人工资一分钱也不能拖,他跑细了腿磨破了嘴,一分钱也没借到,急得嘴上起了泡。
  
  这天翻看日报,一则迁坟启事引起了他的注意。启事是本市民政办发的,说的是海边的一块地,卖给一家海外大公司搞开发,工程已经到了拆迁阶段,可是这块地上一个叫黄牛岗的地方,还有座坟迟迟未迁。民政办发迁坟启事,要求其亲属务必于近期来办理迁坟手续,补偿款从优,后面留有民政助理吴理贵的手机号。
  
  胡新生认识吴理贵,连忙打电话问迁坟补偿能补多少,吴理贵说:“50万。”胡新生心里一动:没准那就是父亲的坟!他记得父亲的坟墓大致就是在那个位置,如果真是,那可真叫老天开眼!
  
  胡新生连忙开车回老家。找到父亲的坟,亲眼一看却气得吐血。原来父亲的坟正挨着那座无主待拆迁的坟,但在拆迁线外。
  
  胡新生叹了口气,心想真倒霉,白白损失了50万,那可是救命钱!如果坟墓稍稍移动一点,就能稳赚50万,发一笔横财了。他突然脑子里冒出个主意:反正是座无主坟,我不认也会有人认,不如认了它,50万刚好救急。
  
  回家后,他再翻开日报仔细看,启事说得很明白,认坟必须要有相关的证明,不过这些对于胡新生来说,那是小菜一碟的事。
  
  胡新生来到市北跳蚤市场,他边走边看墙上的小广告,忽然停下来,用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很快来了一个又黑又瘦的老头。
  
  胡新生问:“能不能搞到30年前的旧发票,而且是买丧葬品的?”老头打着包票说:“这里只有付不起的价,没有买不到的货。”胡新生说价钱好说,老头拨了好几个电话,一会儿,一个小伙子骑着摩托赶了过来,递上一张发票,丧葬品、日期、公章都很齐全,就是纸张成色新了点。
  
  胡新生不满意地说:“这发票哪像是30年前开的,倒像是上周开的!”老头说:“你要西周时期开的,我也能做出来,跟我来!”
  
  胡新生跟着老头,来到一间又小又黑的平房里,老头端出一盆水,又拿出一瓶酱油,往水里倒了些,搅和几下,把发票放进去浸泡。过一会儿捞出来,然后用电吹风吹干,又把发票乱揉成团,展开铺平,吐上几口吐沫,往地上一丢,用鞋跺了几下,捡起来抖三抖,递给胡新生说:“看看像不像30年前开的?”胡新生一看,果真像一张有年头的纸张了。胡新生心想这活儿也太没技术含量了,居然能糊弄得专家都傻眼。胡新生付了500元,心满意足地走了。
  
  物证有了,接下来要找人证。胡新生买了些水果,又回到老家。
  
  村里人都搬走了,唯有一家破败的老屋门半开着。胡新生问了声“有人吗”,进屋去看见有位老人瘫痪在床。他有气无力地问:“谁呀?”胡新生仔细瞧瞧,这不是老邻居张大爷吗,忙上前握住他的手说:“您不认识我了吧?我是新生呀!您老怎么还住在这儿?”
  
  张大爷说:“是新生啊!我无儿无女孤老一个,往哪儿搬?”
  
  “您可以去养老院呀!”
  
  “乡里养老院正在造,要一年以后才能住进去。”
  
  “那眼下您怎么办?”
  
  “村里隔两天派人给我送些吃喝来,乡里吴助理说,像我这样的乡里一共有十多个,他们正在给我们想办法呢!”张大爷解释道。
  
  胡新生说了些安慰话,把水果放在他床头柜上,说:“张大爷,30年前,我父亲办丧事,您是亲自参加的,他是唯一葬在黄牛岗上的人,这情况您知道吧。”
  
  张大爷一个劲点头说:“是的!是这样子的!”胡新生从口袋里拿出一份写好的证词,张大爷一眼也没看,就签上了自己的姓名。
  
  第二天,胡新生到了民政办,上交了人证和物证,吴理贵边登记边问,胡新生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不忍心动父亲的坟墓。吴理贵劝道:“胡老板,您大可不必这样!老人家入土为安30年了,九泉之下,他也希望你能渡过难关!”胡新生心想:这事做得真是天衣无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