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 精美文章 >读者文摘 > 正文

天外有天

2019-10-17 01:39:07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0)

  大三时,宿舍一许姓同学教我下围棋。开始,他每次都让我九子,我总是大败,他说:“毕业前,我让你五子,你如能胜我,我就输五块大排给你。”那时穷,一个月我最多只能吃两次大排。不料,三个月后,我平手都能下赢他了,又三个月,我让他四子,照样能赢他。于是我兴趣大增,一有空就捧着棋盘找同学下,居然把外语系的男生杀了个遍,一时颇有独孤求败之感。
  
  一日,我妹妹的男朋友跟我说他的数学老师喜欢下围棋,还获得过西湖区业余围棋比赛的冠军。我大喜,热切地盼望与他一战。那晚,大雨滂沱,我借了一辆破自行车,六点从学校出发,一路上链条掉了三四次,晚上九点半才到那位老师家。敲开老师家的房门,老师惊讶地看着我满身泥水的狼狈相,问:“您是……”我又冷又累,说:“老师,我是来找您下棋的。”老师特别感动,忙拉我进屋。整理干净,落座,他问我:“小马,你是想跟我下,还是想跟我儿子下?”“有何讲究?”老师慢慢地说道:“我是西湖区冠军,业余四段,我大儿子能让我六子,我小儿子能让我大儿子六子。”我选择了和老师先下。下了才几步,他12岁的大儿子出来看了两分钟,说:“你们玩着,我睡觉去了。”20分钟后,老师忍不住对我说:“嘿嘿,小马,我们重摆吧,你先摆四颗子……”
  
  那晚,我丢人丢大了。后来,他让我六子,我全输。我终于明白了:我不是下棋的料,知道了天外有天。但我喜欢上了战略布局……